墨子小说网

墨子小说网 > 武侠 > 霸血沸腾阅读 - Part13

霸血沸腾在线阅读-第13部分

,卷起了阵阵的波涛。
刘凯当时面色如土,心想完了,自己非得藏身鱼腹。大白沙鱼迎面而来,由于他身体庞大。在它身边很大的区域内,泛起一阵阵冲击波。刘凯一下子被这冲击波冲的很远。跟大沙鱼擦肩而过,他有惊无险的躲过了这次劫难,事后他曾经认真的想过。自己为什么跟沙鱼相遇。而又奇迹般的错过了。没有藏送在鱼腹之中,幸亏了这件隐形衣。隐形衣将他的身体的味道全部包裹了起来,即使沙鱼跟他碰到了一起。它也无法嗅到他身体的味道,如果当时沙鱼嗅到了他身上的味道。他是跑不了的。
刘凯惊出 一身的冷汗。大白沙过去以后,大海里变得平静了下来。刘凯在这碧蓝的大海里漫不经心的游着。他在心里默默的祈祷,千万别在遇上沙鱼了。刘凯的腹部在咕噜的叫。他是饿了,想找个岛休息一下,天已经向晚了,西边的天空正在燃烧。火红的晚霞预示着,太阳就要休息了。
刘凯游到了一个孤岛。他想一下子就游到家乡,那是不可能的,必须经过几的岛子休息一下,才能到达。
刘凯上岸,以后躺在滚热的光洁的石头上,太阳的余辉,将整个岛屿染成了玫瑰般的颜色,五光十色,像城市霓虹灿烂的夜晚,绚丽动人。
刘凯在海里游了一天,浑身有些疲惫,他现在只想找个吃住的地方,好好的吃一顿,然后大睡一觉。
刘凯懒洋洋的躺在石头上,石头上的热度,让刘凯感到非常的舒服,要是不饿,他真想躺在这好好的睡上一觉,可是他的肚子在向他抗议。他不吃饭是不行啊。于是他脱下了隐形衣。一股清爽的风迎面吹了过来。刘凯身上出了很多的汗,经过风这么一吹,一股请新的感觉让他舒爽。由于,刘凯身穿隐形衣,在海里游泳。再加上天气炎热,他早就一身大汗了。现在将穿在身上的隐形衣脱了下来。他一下子跟解放了似的,浑身自由了。躺在被太阳烤晒一天的石头上,非常惬意。望着高远的天空。天空已经变成了五颜六色。太阳的余辉还没有落尽。将天穹染的十分美丽。远出的大海变成了暗蓝色了。刘凯极目远望,似乎在他的视线里,有房子。这个发现让他惊奇,难道这里有人家。如果有,他借住一宿该多好啊,这个发现让他大喜过望,他现在太需要,有个地方休息了。
刘凯腾的一下站了起来。由于房子的诱惑。他再也不留恋这个温暖的石头了。他向那个房子急匆匆的走了过去。
这是一家三间的小房。房上的烟筒上,正冒着袅袅的炊烟。一股好闻的柴火味扑鼻而而来,让刘凯有了一种亲切的感。
刘凯快步向小屋走去,小屋有一圈院墙,黑色的木制的大门,大门是对着开的那种。有一种田园的风格。
院内有一棵桃树,正在繁花似锦。美丽的桃花将小院映红,此景此情。让刘凯想起了催护的诗。《人面桃花》。
去年今日此门中/人面桃花相映红/
人面不知何处去/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刘凯没有马上去敲这个门,他停了下来,在门外静静的望着眼前这迷人的场景,他曾经在语文课时。学习过这首诗,当时他只是觉得这首诗很美,很动听。就把它记了下来,而现在他才真正的感受到了,这首诗的绚丽了。
此时此景才是对这首诗的拳师,如果老师在这里,给同学们讲这首诗。同学们理解的才能更加深刻,只差一位送水的美丽的女子了。
就在刘凯想入非非的时候,吱扭一声,那扇木门开了。在门开处,走出来一位美丽的女子,让刘凯眼睛一亮,这简直就是《人面桃花》的翻版。
女子望着刘凯一楞,顿时脸颊上布满了红霞。十分妩媚。“大哥,你是?”
刘凯定睛的打量着这位女子,女子身穿红色的带白点的绸衫。唇红齿白。两个大眼睛明亮晶莹。纯洁的一眼就能看到底。这样的女孩真是天然的美,现在非常难找,刘凯有些发呆的望着女子看。
“大哥。你这么看着我干啥?”女子不好意思的问,同时羞红了脸,更加娇艳。
“不好意思啊。”刘凯回过了神。对着女子莞尔一笑,说:“我路过这个岛子,想在这而找个吃住的地方。明天我就走。”
“这个?”女子有些为难。“你是那里来的?”
“我从爱情岛过来的。”刘凯也不清楚自己是从那来的,他不知道他所待着的那个地方叫什么名字,只是听王云说过,那个岛子叫爱情岛。
“爱情岛?”女人一楞,快速的思索一下说:“没听说过。”
“小妹,我现在是又饿又困,你能不能收留我一宿?”刘凯乞求的说。
“好吧,你跟我进来吧。”女子一转身,就进了院子。刘凯跟着她的身后,一股醉人的香8扑鼻而来。这种香气不光是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,而且还夹裹着院里的花香。院子里不光只开着桃花,还有牡丹,玫瑰等等数百种花的品种,简直就是百花园。让刘凯瞠目结舌。在这么个很不起眼的庭院里,居然还有这么个人间仙境。
“大哥,你叫什么名字?”女子在刘凯前面袅袅婷婷的走着,偶尔一回头。冲着刘凯嫣然一笑问道。
“刘凯。你那?”刘凯望着在自己前面行走的女子,曲线迷人,风姿绰约,非常惬意,这样的女子,无论跟她在一起干啥,都是一件很美好的事。
“我叫水红,你叫我小红好了?”水红扭着身体,一步三摇的扭出了无限的风情。她那身剪裁的非常得体的红地白点的绸衫,勾勒出她身上凸凹有致的体形。十分动人。
水红走在花香四益庭院里,这幅美景让刘凯非常受用。这幅美丽的图画,不可多得。然而这幅图画很快就消失了。
“姐。来个客人。”水红打开这三间小屋的正门。一边向里面喊,一边让刘凯进屋。
“谁啊?”一个中年妇女探出了身子,虽然是徐娘半老,却是风韵犹存。“水红,你总这么咋咋呼呼的。”
水红推了一下刘凯,意思是让刘凯上前。然后,她说:“这是我姐。”
“大姐好。”刘凯莞尔一笑说。
“姐,这是刘凯。”水红继续介绍着。
“刘凯?”水红姐定睛的打量着刘凯。质疑的问:“你咋来到我们这里?”
“我是从大海里游过来的。”刘凯实话实说。
“这怎么可能呢?”水红姐不相信的摇着脑袋。对刘凯的话很不相信。
“我是从一个叫做嗳情岛的地方游了过来的。”刘凯解释着说。
“你是不是在给我们讲故事呢?”水红的姐目光犀利的盯着刘凯。满脸的疑惑。似乎刘凯在撒慌。
“姐,你把客人让进屋再说。”刘凯跟水红姐僵在了外屋,水红为了避免尴尬,提醒的说。
“好吧,进屋再说。”水红的姐说。
刘凯打量着这三间小屋,中间这屋是厨房,水红的姐正在做饭,通过中间的分两个房间。一东一西。开两个门。这两扇门都非常考究,上面的图案非常漂亮,都是一些花鸟水草。不知道是怎样绣上去了。
水红住东屋,她姐住西屋。在让刘凯进屋的时候,不知道让他进东屋好。还是西屋好,她俩都在踌躇。
刘凯也楞在那里,不清澈自己该进那的屋好。
水红跟她姐相视一笑。最后会心的点了点头,就把刘凯让到她姐的那个西屋了。
虽然这不是水红的屋,是水红姐的屋,但是屋里还是非常清洁的,刘凯一进屋,就被暗香熏得迷亩乎乎的。这个小屋跟王云的那个小屋一样,没有床,也是一个小炕,炕上铺着红色的床罩,非常醒目。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。
“坐吧,”水红跟她姐让刘凯坐。刘凯望了望这么干净的被罩,不好意思的坐了上去。他没敢坐实。而只是欠了一个屁股。
“大姐,我只是想在你这住一宿,明天就走,不知道行不行?”刘凯向水红的姐说明了来意。因为他现在清楚,这个家水红的姐说了的算。
“可以。”水红姐慷慨的说:“你先休息一会儿,饭菜马上就好。水红,咱俩出去,让这位兄弟先歇一会儿。”
水红跟她姐退出了房间,回后水红姐轻轻的把房门给带上。刘凯望着这个香气弥漫的的女人的房间。心潮澎湃。
这个房间里到处都弥漫着的香味,刘凯知道,这是水红姐的房间,不知道水红的房间会是什么样呢?一定要比这个个房间还好?本来刘凯就比较疲惫,想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上一觉,可是刘凯躺在炕上,被这香喷喷的房间熏的精神亢奋了起来。
他睡不着,干脆起来。他的下面膨胀了起来。他想出去方便一下,他轻轻的打开房门,发现中间这屋没有人。这时刘凯听到东屋有声音。他清楚是水红跟她姐在说话。水红的姐并没有做饭,她刚才不是说,在做饭吗?怎么不做了。刘凯的肚子饿的咕噜的三响。
他要看看水红的姐跟水红在说啥。他知道窃听她们的谈话不好。但是刘凯非常想看看水红的房间,他想水红的房间一定更加漂亮。
刘凯来到东屋的门前,借着门缝往里看,不看则罢。一看把刘凯吓得灵魂出壳了,
温柔陷阱
更新时间:2010-3-6 0:36:55字数:3368
刘凯趴在东屋的门缝向里面看,他想看看水红的房间是什么样。不看不知道,这一看把刘凯吓得头发都竖了起来。
刘凯看到的是两个披头散发的厉妖精。这两的女妖精,披偷散发。两张面孔。一个像骷髅一般的狰狞,另一张脸非常的白。像没有皮肤一样,
刘凯不清楚,这俩个女妖精是不是水红和水红的姐。难道水红和她姐被这俩个女妖精给吃了,要不水红跟她姐不会不去做饭吧?刚才他还看到水红海姐在做饭,怎么一转身就不见了。难道她们,正的让这个俩个女妖精给吃了吗?想到这儿刘凯感到非常的恐怖。他浑身上下的神经,一下子就绷紧了。
如果水红真的被这俩个女妖精给吃了,那就太可惜了。
“你知道这个刘凯是干啥的吗?”那个骷髅的女妖精说。
“姐,他是干啥的?”没有皮肤的女妖精问。
“他身上有功夫。”骷髅得意的笑了。然后接着说:“本来想把他吃了。没想到他身上藏有功夫,这种功夫,如果能学到手,那就天下无敌了。”
“这么说,咱俩还不能吃他?”没有皮肤的那个女妖精问。
“咱俩得把他的功夫学过来,再吃了他不晚。”骷髅说。
“咋样才能把他的功夫学了?”俩个女妖精都坐在炕上,漫不经心的聊着。
“这个好办没,咱俩要吸取他的精华。”骷髅说。
“能仔细说说吗?”没有皮肤的女妖精问。
“你过来,”骷髅在没有皮肤的的那个女妖精的耳旁嘀咕一番,刘凯没有听到她们在说什么,也不知道她们用什么招数吸取他的精华,
刘凯没有想到,那个看上去像个纯洁的少女的水红居然是个女妖精。这种强烈的落差,一时间让刘凯接受不了。刘凯现在的任务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在这里多呆一刻,生命就有很大的危险。
刘凯悄悄的溜出了房间。穿过花园。虽然那里的鲜花依然灿烂的盛开的。但是一点也勾不起刘凯对这些美丽的花的兴趣。
他现在的目地,就是离开这里。越快越好,不然自己就有了生命的危险。
刘凯推开大门。就向前面跑去。天已经快黑了,但是还能清晰的看到远处的大海和那起伏的陆地。
刘凯慌不泽路,此刻他已经忘记了饥饿和困倦。只有一个目地。快速的离开这个岛子,这个岛上的在俩个女妖精,非常厉害。
他想继续进入大海。从新的游走。可是刘凯刚走出水红的小屋,迎面就碰上了水红,她依然是那身红色的衣服,手里拿着一瓶酒。“刘凯,你干啥去?”
水红笑吟吟的望着刘凯,让刘凯有些发蒙,难道刚才那俩个女妖精不是水红,他在心里揣摩着。他咋的也不能相信眼前站着的这位美丽的少女是个女妖精,
“我想去方便一下,你干啥去了?”刘凯慌忙的撒慌的说。
“给你买酒去了。”水红举起手里的那瓶酒,对刘凯说:“饭菜好了,走进屋喝酒去。”
“我还。还没方便呢。”刘凯被水红腿进了院子里。她冲刘凯温柔的一笑,说:“院里就要卫生间。你傻吧。”
刘凯心里七上八下的,他不清楚这个水红到底是不是女妖精,说她是女妖精吧,她还是从外面进来的,在东屋那俩个女人说话的时候,水红正在去给他买酒。想到这心里很温暖,觉得水红对他还是非常的好呢,难道水红家进妖精了?那俩个东屋就有俩个女妖精,刘凯想到这毛骨悚然,他怕水红被那俩个女妖精给吃了。
“你是不是睡蒙了,快点去。好吃饭了。”水红向庭院的犄角一指,刘凯看到了那个卫生间。夜色的大幕渐渐的拉了下来。刘凯想,水红家里有妖精告诉不告诉水红,告诉水红,他怕把水红吓坏了,再说刚才是不是自己在做梦,要是梦境不是让说红白惊了一场吗?
想到这,刘凯那有心事方便啊,他快速的推开屋门,只见水红姐正在热火朝天的忙着炒菜,菜在锅里滋出来的味道十分诱惑着刘凯的食欲。
水红正在码桌子。一会儿拿碗筷,一会儿码凳子,忙得不亦乐乎。
刘凯掐了一下大腿,觉得大腿很疼,这不是在梦里。可是刚才东屋里的那俩个女妖精很是让刘凯迷惑的。那俩个妖精到底是不是这姐俩?
从迹象看,到不像,那么那俩个女妖精是有还是没有,如果那俩个女妖精是他梦境,就好了,不清楚是不是他在做梦。
“刘凯,你还楞着干啥,快去洗手准备吃饭,我马上就好。”水红的姐冲着刘凯嫣然的一笑,其实水红的姐也很美丽,由于有水红在跟前比着,让她的光辉有点逊色。可是要是将水红的姐跟水红单独的区别开来,水红的姐也堪称上是个美人。
“来啊,刘凯坐在这里。”水红向着刘凯招手。让刘凯过来。刘凯望着十分可爱的水红。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。
刘凯在水红身边坐了下来,水红身上飘着少女那种香味,是那种白荷花一样的清香。让刘凯精神亢奋,嗅觉惬意起来。
“刘凯,你能喝多些?”水红拧开酒瓶。一股酒香扑鼻而来,一嗅就知道这个一瓶好酒。
“这是一瓶好酒。”刘凯赞叹道:“我喝不多少。”
“多喝点,你喝多了好睡觉,你明天愿意几点起床都可以。”水红关切的说。
刘凯望着水红那双清澈的大眼睛,一下子被她的纯洁给净化了。人有的时候。在纯洁面前会变得一丝的邪念都没有。
水红在刘凯的心目中变得越来越好看。尤其是她那猩红的嘴唇,更加让刘凯难忘,他时不时的盯着水红看。她的一颦一笑,深深的打动刘凯的心。
水红的姐做完了菜,也坐了下来。水红也给她满上了酒,同时水红也给自己满上一杯酒,这让刘凯大吃一惊,怎么这么个小女子居然还会喝酒?
“水红,你也喝酒啊?”刘凯不解的问。
“是啊,我是在陪你,看到你能来到我家,我表示欢迎,所以,这酒是必须喝的,这叫做舍命陪君子。”
“水红,你不能喝就别的,我不挑你,喝多了不好。”刘凯关心的说。
刘凯们的桌子就放在中间的这个房间的客厅里。虽然刘凯坐了下来喝酒,但是他还是在担心他们东屋的那俩个女妖精,仿佛她们随时都会出来的似的。
“没事。来,刘凯今天咱们开怀畅饮。”水红举起了酒杯,说:“你是远方来的朋友。我跟我姐得热情的招待才对。是吧,姐。”
“那是。”水红的姐不停的点头,说:“刘凯,今天我俩得把你陪好了。”
刘凯的心还在那俩个女妖精的谈话中徘徊,他在仔细的盯着眼前这俩个女人看,似乎要从她们的面目中寻找出那俩个女妖精的影子。
可是无论刘凯怎么观察,就是找不到那俩个女妖精的影子,水红水灵迷人,一举一动都让人心动。
水红的姐,虽然徐娘半老,风韵犹存。是一个风姿绰约的漂亮的女人。
刘凯从她俩身上,根本看不到那俩个狰狞的女妖精的影子。她俩的举止和长相无法与那俩个女妖精相提并论。难道水红家进妖精了。
刘凯有了这种想法,想把自己所见到的事情告诉水红和水红的姐。他张了张嘴巴,望着俩个美丽动人的女人,欲说又止。刘凯咋能说出这个没影的话呢,要是被她俩听出点端倪,还以为他对他俩疑神疑妖精呢,那样反倒尴尬。
“谢谢,大姐和水红的盛情款待,等我刘凯回去后,如果成功了。我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你们。”刘凯激动的端起了酒杯。一饮而尽。
“好样的,爽快。”水红姐赞叹的说。她跟着刘凯干了,说:“水红倒酒。给刘凯满上,刘凯够义气。”
“行了。”刘凯用手捂住了酒杯。不让水红倒酒。说:“我的酒量不行,就这些了。”
“这些咋成啊?”水红循循善诱的说:“你是男人,最起码得喝上个斤八的,那才叫爷慢呢。”
“就是,”水红姐随声附和的说:“连我个女人都能喝上斤的酒,别说你们男人了,更应该多喝了。”
“刘凯,你别担心,喝多了,你就在这住,愿意睡到几点都行。不会撵你的。”水红扒拉着刘凯的手,说:“来倒上,你要是不让我倒酒,你就是瞧不起我。”
刘凯执拗不过,只好让水红把酒给倒上。
水红跟她姐几杯酒落肚,脸颊绯红了起来。刘凯望着她们潮红的脸颊心旷神怡。热血沸腾了起来。尤其是水红,脸红了起来更加妩媚。
刘凯几杯酒下去,话情不自禁的多了起来。他似乎把东屋的那俩个女妖精给忘了。对于眼前这俩个女人爱慕了起来。
酒越喝越多,刘凯发现,水红跟她姐都挺能喝的,做为女人喝这么多的酒。刘凯感到不正常,可是具体那儿不正常,他又说不清楚。
刘凯想控制住自己,不要再喝了,如果真的喝趴下了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然而怎么才能圆了这个场呢?这是个让刘凯头疼的问题。他要是说不喝了,根本就不是借口。急中生智,自己干脆装醉。只要醉了,她俩就没有办法了,于是刘凯喝着喝着就趴在桌子上了。开始装醉。
“刘凯,咋的了。继续喝啊,别装醉啊。”说红扒拉着刘凯。刘凯佯装迷糊,她推一下,他的身体随着他的惯力动着。无论水红咋样扒拉,他的身体随歪就歪的摇摆着。
“姐,他真醉了。”水红说。
“呵呵,这回看他往那跑。”刘凯从眼睛蜂里看到那个狰狞的厉妖精正在像他扑来,刘凯一惊,吓得头发都竖了起来。
051章抵御困惑
更新时间:2010-3-7 15:19:38字数:3239
刘凯装醉,他不能在喝了,再喝就真的完了。水红扒拉着他,试探他到底喝多了没有。无论水红咋样扒拉他,他都是随歪就歪的任她摆来摆去。
“姐,他真的喝多了。”经过试探。水红真正的知道了刘凯喝多了。他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了。
“呵呵,这回他跑不了咱俩的手心了。”水红的姐得意洋洋的笑了。
“姐,怎么收拾他?”水红问。
刘凯听到她俩的对话,觉得不对劲。他偷偷的睁开眼睛,为了不让水红跟她姐看到他。他把眼睛只睁了一条缝。他不看则已。一看吓得他毛骨悚然。头皮发麻。水红跟她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又变回了他在东屋看到的那俩个女妖精摸样了。
“把他先弄进屋里去。”那个骷髅站了起来,向刘凯凑了过来。刘凯望着她那让他恐怖的面孔。想躲又不敢轻举妄动,他清楚现在必须的稳定,不能轻易暴露自己,看来自己还得装下去。
刘凯从眼睛的缝隙中瞧着这俩个女妖精,刚才水红还是一张美丽的脸颊,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狰狞恐怖啊?
这种落差让刘凯无法适应。刘凯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了,他不清楚这俩的妖精会咋样处理他。
刘凯现在不能露出他装醉的面目。他不动声色的观察这俩个女妖精。想方设法的得逃出去,不能就这样不白不明的被这俩个死妖精吃了。
“你抱着他的大腿。我抱着他的脑袋,”骷髅吩咐没皮妖精道。
没皮妖精也就是水红,现在的水红变得极其的丑陋。这让刘凯跟到恶心。
“这个刘凯还挺重。”没皮妖精将刘凯抬了起来。骷髅抬着刘凯的头。刘凯听到了她俩的牢马蚤。便使劲将自己的重量下沉。想给他俩增加重量。
“这厮真沉,赶上死猪了。”骷髅抱怨的说。
“弄到屋里好好的爽一下。”没皮妖精暧昧的一笑说,她这一笑更加丑陋。笑得刘凯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
“是啊。咱俩要吸光他的精华。”骷髅说:“到时候他身上的功夫都被咱俩吸了过来。咱俩就天下无敌了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他身上有功夫呢?”没皮妖精问。
“他身上有一股味道,你把他领进来的时候,我就闻到了。”俩个妖精终于把刘凯弄到了炕上,他俩累的气喘吁吁的。
“你真高。”没皮妖精赞叹道:“我不知道他身上有功夫,我刚出去,就看到他来了,看到这么一位强健的男人,我想他身上的肉够咱来吃一顿了,于是就把他弄了过来。”
“没承想还是一条大鱼。”骷髅说:“这下好了。咱俩先把他身上的功夫吸收了,再吃了他。”
“咋样才能把刘凯的功夫吸到自己身上?”没皮毛妖精问。
“傻样,这个都不懂。”这时侯他俩又变回了以前的摸样了。变成了两个女人。刘凯看的真切,他在琢磨如何逃出她俩的魔爪。
刘凯看到俩个如花似玉的女人,拥在自己的身边,如果他不知道,这俩个漂亮的女人是妖精,他绝对不会不对她们动心的。
“这小子睡的跟死猪似的咋做啊?”水红问,现在的没皮妖精又变成了水红了。这种变来变去的,让刘凯如在雾中。
“那怕啥的,咱们用招数跟他做。”水红的姐暧昧的一笑,十分狡黠。也十分可爱。
原来美丽的女人,无论干啥事都看着顺眼,刘凯感悟道。这俩个妖精,如果她不知道,会为她俩做一切事的。而且非常愿意。
水红姐将伸手了过来,在刘凯的身上爱抚了起来。刘凯穿了一身牛仔,这个时候刘凯想起了他的隐形衣。对了他咋把这茬给忘了,如果他现在穿上隐形衣。他俩就不会看到他了。他就可以脱身了。
可是这隐形衣咋样才能穿上呢?这是个困扰刘凯的难题。
水红的姐手在刘凯的身上游走了起来。她的手每到一处,都让刘凯毛骨悚然。浑身战栗。似乎要对刘凯挖心扒肚似的。
刘凯现在只能任凭她俩的摆布。刘凯看了看她俩的手,是不是像魔爪一样。只见他俩的手很细腻,也很白嫩,不像是妖精的手。
“这小子的挺肥的,手感非常的好。你来试试。”水红的姐谦让的道。
水红凑了过来,不管咋的水红还是比她姐有魅力的,刘凯甚至愿意让她祸害。他不清楚这俩的女人会对他怎么样。他不动声色的观察她们的举动。刘凯心里极度恐惧,但是没有办法,只能任她俩摆布。
水红解开了刘凯的上衣。刘凯强健的胸膛裸了出来。刘凯用眼的缝隙看着水红,
“姐,这家伙到是挺肥实。如果这一身肉要是做烧烤原料,够咱俩美食一阵子了。”水红直咽吐沫着说。
“你就知道吃,你知道吗?这个家伙现在还不能吃,咱来要把他身上的精华吸光了,才能吃了。咱俩要是把他的精华都吸了过来,咱俩就会长生不老了。”水红姐得意洋洋的说。同时动了一下嘴巴。一副对刘凯垂涎三尺的样子。
“真的吗?”水红脸上闪烁着明亮的光芒。说:“要是长生不老了,那该多好啊?”
刘凯奇怪的是,这俩个女妖精咋不变身了,那俩个在东屋的一个骷髅。一个没皮的形象。咋不出现了。按理说他俩现在对刘凯是垂涎三尺。也是对刘凯正要下手的时候。这个时候的她们应该是得意忘形的时候,无论是人是妖精在他得意忘形的时候,都会变回原形的, 可是她俩咋没变啊?真是匪夷所思。
刘凯望望着这俩个美丽的女人,心里觉得很怪异。这么美丽的的女人们,怎么会是妖精呢?如果没有东屋的那一幕,说什么刘凯也不会相信啊。
刘凯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梦啊?水红柔软的小手,在刘凯的胸膛上游走,这种柔若无骨的小手。在他的胸前绽放出无限的温馨,他怎么能拒绝这么一双巧手呢?这要是在按摩房,被这么一双小手触摸,是要付费的啊。
水红的手像蛇一样有一种魔力,让刘凯服帖的顺从着她,刘凯想是不是他被这俩的妖精施加了什么法术了?
不然自己咋这么顺从她们呢?这俩个妖精会喝光他的血,吸尽他的精华,还会在他死了以后,吃光他的肉。想一想他就感到恐怖。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。
“看来这小子真的喝多了,这么摆弄他都不醒。”水红姐说。
水红说。“他是被咱俩给灌多了。现在咱俩想对他干啥都行。”
“是啊。咱俩得到了一个宝贝。”水红姐也凑了过来。一屁股坐在刘凯的头上,把刘凯压的无法喘息。
刘凯没有想到水红的姐这么野蛮,她居然坐在他的脑袋上,他感受到的是一种带着弹性的压迫感。
刘凯想反抗,他想把水红的姐从脑袋上拱下去。水红的手已经抓住了刘凯的身上的肉,这更加让刘凯恐惧了起来。他再也不能装沉默了。身子在她俩的身下扭动了起来。
“你俩想干啥?”刘凯在她俩的身下抗议的问。
“呵呵,帅哥醒了。”水红姐依然压在刘凯的脑袋上说:“我俩想让你痛快一下,让你终终极快乐。。”
“你就好好的享受吧。”水红的手在他身上蠕动了起来,让刘凯灵魂出壳了。他不能被他们迷惑,如果他的以至被她俩彻底给征服了。那么他的生命也就终止了,这是他的感受,因为他在她们的言语中,听出了些许的端倪。
刘凯只有摆脱这种难以抗拒的困惑。才能从死亡线上挣扎出来,如果他随波逐流。那么他就死定了。
刘凯的身子使劲的拱了起来,想把他俩拱下去。
“帅哥,你咋不知道好歹啊,这种服务是要收费的。让你白享受你都不干,真是的,不知道好歹。”水红手没有停下来。在刘凯那儿抚弄着。让刘凯心猿意马了起来。身体一下子绷了起来。
刘凯怕的就是激动。他一激动,水红们就有了机会了。
刘凯克制自己的激动,强行的把水红跟她姐从身上弄下去。可是这俩个人,却非常有力量。无论刘凯怎么使劲,她们依然巍然内不动。让刘凯没有办法。难道这俩个女人比他还有劲吗。看来他真是小看了她们了。
“姐,是你先采还是我先采?”水红两眼迷离。脸色潮红的问。
“你先来吧,我赶趟。”水红姐不急不慢的说。
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水红眼睛喷火的,窜到了刘凯的身上。但是她的手并没有停下来,让刘凯血脉贲张。不知如何是好。刘凯现在很困惑,一方面他是抗拒着水红的引诱,一方面他又经受不了她的挑衅。这种尺度让刘凯很难把握。他在心里告诫自己,千万不能被她和谐了,那样就会失去宝贵的生命了。
“帅哥。我会吗?”水红扬起了头。问。
此时水红的姐依然坐在刘凯的脑袋上。让刘凯动弹不了。刘凯很别扭,
就在刘凯想要摆脱她俩的纠缠的时候。他突然被水红给吞噬了,他像无形中进入了一片火海里。迷失了自己。他在做最后的挣扎。他不能释放他的能量,如果那样他就死定了。他在挣扎着。只要挣扎下去,才能从两个妖精的魔爪中逃脱出来,这是刘凯心里的信念。他的神经一下就绷紧了。坚决抵御住这两个妖精的袭击。
052章死里逃生
更新时间:2010-3-8 10:02:55字数:3116
刘凯在抗拒着水红的诱惑。人有的时候越是抗拒,越是抗拒不了,反而更加接受了诱惑。刘凯就是,在他抗拒水红的时候。水红一下子就将他骑在了身下。刘凯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呢。他就被一片汪洋给吞噬了。
刘凯不想被她迷失,他要么挣扎出来。如果在这片海洋里不小心沉没了,那么后果是不堪设想的。
水红呼哧带喘的运动着,弄得刘凯很兴奋。刘凯伴随的水红的哼唧声,身体在激烈的膨胀。
刘凯想必须从水红的身体里撤退出来。要不就晚了。
刘凯气运丹田。一使劲将水红掀了下去,同时他也把水红的姐弄了下去。
刘凯一下子就坐了起来。望着两个丢盔卸甲的女人。别样的心情涌上心头。刘凯刚想下地,水红跟她姐就又扑了过来。一起抱住了刘凯,跟刘凯厮扯在一起。
“你俩放开我,不然我真的动手了。”刘凯警告的说,同时他掰着水红姐的手,而水红却薅着刘凯的头发,将刘凯再一次的按在了炕上。
刘凯没有想到这俩个女人这么有劲。几下就把刘凯给按在了炕上。刘凯没有遇过这么彪捍的女人们。使他非常的惊讶。
“今天不把你的精华弄来,你是甭想跑了。”水红姐坐在他的大腿上,伸手抓住了他的生命之源,使刘凯一下子就没有脾气。
“刘凯,你不知道好歹。这种好事没有那个男人肯拒绝的。”水红骑在他的身上。非常滛荡的说:“这种好事,想找还找不到呢。”
刘凯望着水红那摇头摆尾的贱样。真想把她腿下去,一顿猛搞,让她知道他的厉害。可是他想了想不行,因为她们在东屋的对话,使他的神经始终绷着,这怎么可以呢,不能图一时的快乐,把自己的性命丢了吧,那样就不划算了,他还有责任,还有未完成的事业。不蹦死在女人的肚皮上。
“就是。”水红姐在他的下面捣鼓了起来。不管她怎么挑逗,刘凯是不动声色。因为他的魂魄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去了,根本不在这俩个女人身上。
“你小子是不是有病啊?咋摆弄没有感觉啊。”水红姐有些急噪的说。同时她下手粗鲁了起来。
刘凯被她弄得疼了起来,浑身不得劲。他真想一脚把她俩从身上踢下去。可是他的全身被她俩牢牢的控制住了。使他不能如愿。
“他还真有病,不然我这么弄他都不行啊。”水红坐在他的身上,用她那灵巧的手在刘凯的胸膛上抚摩。说:“一点男人的阳刚之气都没有。”
刘凯无论他俩怎么讽刺自己,也不为她们而动。他心中有个宗旨,就是想法离开这俩个女人。
可是咋样脱身啊?这是困扰刘凯的事情。
俩个女人不把刘凯的精华吸光是不罢休。她俩依然在刘凯身上忙乎着,一边忙着一半报怨着:“别看这小子挺帅,却是个软蛋。”水红姐说。
“可不是咋的,这人啊啥好东西不能一个都占了。脸上长得好,下面就不一定好,因为上帝造人时,光顾了上面,却忽视了下面。”水红笑嘻嘻的说。
“呵呵,水红你真逗。笑死我了。”水红姐笑得前仰后合的。手不停的捶打着刘凯的身上,把刘凯打得浑身生疼。
“如果忽视了上面,下面就会用心的。”水红继续说。
“这么说长得越丑的人,下面越好吗?”水红姐疑惑的问。
“差不多啊。”水红认真的说。
“你俩起来好不好?别拿我开心。”刘凯在她俩的身字动着。
“你还没有完成任务呢,你完成了任务,我俩立马离开。”水红又用力的薅了一下他的生命之源,疼得刘凯呲牙裂嘴。
“你俩先让我起来,我出去方便一下。”刘凯请求的说。
“真是老驴拉磨屎尿多。”水红姐报怨的说。
“可不是咋的。这小子不玩活。”水红说。
虽然他俩口中对刘凯牢马蚤一片,还是很通融的让刘凯去方便了,水红从刘凯的身上下来。说:“不过我俩得跟着你,你跑了咋办啊。”
“对啊,得跟着他,我发现这小子一肚子花花肠子。”水红姐说。
刘凯被这俩个女人押着来到了卫生间。但是她俩没有跟刘凯进去。在卫生间的外面等着刘凯。
刘凯进了卫生间,心想这回有救了。他想到了他的隐身衣。把隐身衣穿上,她俩就看不到他了。他可以大摇大摆的从她俩的眼前消失了。
刘凯从牛仔裤的口袋里,拿出了隐身衣,向四周看了看,这个卫生间做落在屋外,虽然不是在楼房里,但是卫生间的总体结构跟楼房的卫生间没有什么区别。坐便马桶,地板砖的地面,陶瓷的水池子。还有一面镜子。卫生间里洁净,光洁。
刘凯照了照镜子,镜子中依然能看到她的面容和他的身影。如果穿上隐形衣。他就看不到了自己了,刘凯现在想要的就是一个看不到自己的结果,那样说明他的隐形衣才能生效。只有隐形衣生效。他才能逃离这个是非之地。
刘凯穿上了隐形衣。他真的在镜子中消失了。这让刘凯兴奋了起来。他想这次他可以逃出俩个魔女的蹂躏了。心情无比的爽朗了起来。
刘凯不放心,又从新的照了照镜子,镜子里依然没有自己。这才让刘凯放心。下一步刘凯就要在这俩个女人面前溜走。
刘凯走出了卫生间,迎面正看到了俩个女人,正在翘首的往卫生间的方向张望。刘凯望到了俩个在监视的自己的女人,心里很恐慌。怕她俩看到他,那样他就前功尽弃了。
“你说这小子进去这么半天了,咋还不出来,不会跑了吧?”水红姐担心的问。
“就这么一个门,他往那里跑啊?”水红虚支着腿,非常自信的说。
刘凯来到她们身边。他小心翼翼的放轻了脚步。尽量不让她俩听到他的脚步声。
“那他咋还不出来啊?”水红姐问。
“那你进去看看?”水红抢白的说。
“进就进我还怕他不成?”水红姐一扭身就进了卫生间。她正好跟刘凯走到了对面,刘凯慌忙的给她让了路。水红姐一闪身就进了卫生间。
刘凯想,如果水红姐一进了卫生间,发现刘凯不见了,肯定会找了起来。
刘凯看塄坎水红。水红并不着急的站在卫生间的门前,一副十分惬意的表情。水红那件红地白花的绸衫,依然像旗帜一样的吸引着刘凯的眼球。
从外表上看,水红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刘凯相信她是个妖精,明亮的大眼睛,黑白分明,像个纯情的少女,清澈见底,身材均匀,皮肤白皙。往那一站,美丽动人。虽然是在黑夜里。可是水红的光辉,依然璀璨。
刘凯想,要是就这么离开这个女人,似乎有些遗憾。水红曼妙的身子让刘凯更加着迷,想一想马上就要离开这么美丽的女子了。刘凯的心非常失落,难道自己喜欢上了女妖精不成。他为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如果自己喜欢上这个魔妖精,那么他就死定了,看来美丽的东西,都带着刺。她不能让人们轻易的得到,再说即使得到了,也不见起是一件好事,因为刘凯现在总结出一个道理,美丽的东西都是有毒的。
一阵风吹了过来,水红的长发在夜风中飘了起来,十分飘逸。美丽的发丝在她的脸颊上拂来拂去。更加增添了她的妩媚了。
随着风声的飘过,一缕淡雅的幽香飘了过来,让刘凯沉醉。这种迷人的味道,十分迷惑着人的神经。
刘凯很难控制住自己不被这种的味道诱惑的。这种味道的力量太强大了,就像毒品一样,只要吸一口。就终身对她迷恋。
刘凯望着这位迷人的女孩,停了下来。他不仅被水红的美貌所吸引,也被她身上的味道所迷醉。
刘凯忘记了危险。又一次的向水红靠拢了过去。水红似乎看到了他,向前迈了一小碎步。
刘凯被水红这么一小步,将他惊醒,刚才他似乎做了一个恶梦。自己咋能被这个女妖精所迷惑呢,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。
刘凯慌忙的躲闪,他怀疑水红是不是看到了他了,难道他的隐形衣失效了,刘凯始终怀疑

猜您喜欢的小说

@墨子小说网 . https://www.mozi8.com/
墨子小说网,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,无弹窗广告,每日更新,提供最新最火的言情小说,_高H辣文合集_高H文_合集_全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
联系我们: admin@mozi8.com